?
精选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以案说法:征地拆迁补偿
发布时间:2018-10-11 14:43
一、基本案情介绍
 
原告徐A与被告徐B、徐C、徐D、徐E系兄弟姐妹关系,其徐父、徐母分别于1976年和2006年先后去世。徐母在黄金村有房屋一处。2003年,徐母(当年84岁、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向法院起诉,要求五子女履行赡养义务。2003年12月1日,徐母在该院的主持下与五子女达成调解协议,约定徐母从2003年12月3日起随徐A生活,由徐A负责其起居生活;同日,徐母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胡某在该院书写《徐B本人申明》载明:“谁赡养徐母,我本人分得徐母的房子归抚养徐母的人所有”,徐B、徐C、徐D、徐E均在该申明上签署了自己的姓名。次日,徐母到徐A家与徐A共同生活,直至其2006年2月去世。                        
 
 2010年,徐B、徐C与区国土资源局分别签订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徐B、徐C于2011年6月获得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款。被征地房屋于2013年5月被拆除,徐A认为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款应归其所有,与徐B、徐C发生争议,徐A遂于2013年8月诉至一审法院,要求徐B、徐C赔偿该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款及资金占用损失。                 
 
 
二、争议焦点总结
 
1、本案案由应为什么?(合同纠纷?不当得利?侵权损害赔偿?法定继承纠纷?)
 
2、徐母未去世时,其子女就其房产未经其同意达成的协议是否有效?
 
3、徐A起诉有无超过诉讼时效?(本案诉讼时效起算点究竟为何时?)
 
三、法院观点
 
1、本院认为,虽法院曾将本案以不当得利纠纷立案并送达传票,徐A亦称,《徐B本人申明》为徐B、徐C、徐D、徐E放弃遗产继承权申明,但本案徐A的诉讼请求为要求徐B、徐C向其支付房屋补偿款及资金占用损失,其根据是2003年12月1日徐B、徐C、徐D、徐E均签名认可的《徐B本人申明》,而该申明的内容表明,徐B、徐C、徐D、徐E与徐A达成了对本案诉争房屋的处理协议。对当事人起诉的法律关系与实际诉争的法律关系不一致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法庭查明的当事人之间实际存在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相应变更案件的案由。合同纠纷指因合同的生效、解释、履行、变更、终止等行为而引起的合同当事人的争议,故本案案由应定为合同纠纷。
 
2、关于协议的效力问题。本院认为,上述以《徐B本人申明》形式形成的协议,协议各方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协议合法有效。虽涉案房屋系徐母所有,但协议实际上是徐B、徐C、徐D、徐E与徐A在徐母去世前,对徐母去世后如何处理徐母所有的房屋达成的协议,而并非徐B、徐C、徐D、徐E、徐A与徐母就徐母所有的房屋如何处理达成的协议,故该协议有无徐母的同意,对协议本身的效力并无影响。
 
3、关于徐A的请求权是否超过诉讼时效问题。经审查,涉案房屋未办理房屋产权登记,徐母于2000年搬离涉案房屋于他处居住后,涉案房屋即闲置,由徐A与徐D共同照看,2003年12月2日之后,由徐A监管。2010年,徐B、徐C与区国土资源局分别签订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徐B、徐C于2011年6月获得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款。2013年9月,法院立案受理本案。本院认为,诉讼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本案涉案房屋2013年被拆迁,应认定徐A在房屋被拆迁时,才知道其权利被侵害,其于2013年7月向一审法院起诉,要求徐B、徐C支付其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款及资金占用损失,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四、律师评析

本案中,法院在认定案由上,存在商榷之处。法院因徐A要求徐B、徐C向其支付房屋补偿款及资金占用损失,根据《徐B本人申明》,将案由变更为合同纠纷,但在争议焦点3诉讼时效的起算上,却是以权利损害时起算的。
 
律师认为,本案是由征地拆迁引发的问题,徐A是因被告徐B和徐C侵占了其征地补偿款才向法院起诉的,因此,律师认为本案的案由应为侵权损害赔偿纠纷。
 
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大全-澳门博彩现金网站-现金网游戏网址_山西房地产律师网